为学校提供专业支持

2020-02-19 19:02

从安置形式来说,广州市依据障碍程度的差异为自闭症学生提供多元安置:主要有融合教育、普通学校附设资源班、特殊教育班、特殊教育学校、送教上门,还有以政府资助购买非教育类资源的民间机构训练作为补充性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广园中路的广州市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北校区已经划拨给广州市康纳学校,将作为康纳学校永久校址。该校地处中心城区,建筑面积达3万多平方米,届时,在校生数将达到300人。该校集研究、教育、随班就读指导为一体,逐步建设成为美国北卡中央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多所大学孤独症康复教育的实习基地。

对此,有十余年服务自闭症儿童经验的民办机构创办人表示,有一些民办机构其实做得是比较好的。如果能够将普惠性政策推广到特殊教育培训民办机构,对提高民办机构的教育质量和康复训练质量是个重大利好。

刘女士还表示,在她家附近有一所普通公办小学,她也曾前往咨询过,校方表示只要符合报名资格,不会因为孩子患有自闭症而拒绝孩子的入读申请。

虽然公办学位不可能无限量增加,短期内也无法满足所有自闭症儿童对公办学位的需求。但公办学位的扩容已经在计划中。

樊越波表示,作为义务教育学校,该校对学生不收取学费,仅收取一些康复训练费。由于政府方面的资助,收取的费用不会很多。据介绍,从2016年元旦起,广州市残联对0到14岁符合条件的自闭症儿童资助17000元/年/人的康复训练费,并取消最多三年封顶的限制,此前的资助标准为12000元/年/人,每人最多申请三年。

如果没有政府资助,如果民办机构也按照上述师生比投入,在保证教育和康复质量的前提下良性运行,客观来说,加上场地租金等费用,从机构的角度,每个自闭症儿童每月万元左右的训练费用并不是高得离谱。但是从“星儿”家庭来讲确是重担。

此外她担心民办机构师资技术不过关。刘女士说,民办机构许多教师是刚毕业的学生,经验不足,不够专业。同时,老师由于待遇问题流动性很大,专业技能缺乏。

广州市康纳学校副校长王德玉介绍,此前曾粗略测算过自闭症儿童的教育成本,按照比较合理的师生比,即8个学生配3名老师,平均每个自闭症儿童的师资方面的成本约为4000-5000元/月左右。

“我孩子症状稍微严重些,我申请陪读不顺利,我担心在融合过程中会出现很多问题,学校也比较为难。所以还是来专业的学校报名。如果能够录取,我就从黄埔搬过来租房子。”刘女士说。

作为首个拿到报名资格的家长,李女士一家在康纳学校门口守候了3个晚上。昨日一早,顺利完成了填表、资格确认等环节,李女士终于舒了一口气,“不管今年能否录取上,报上名就成功了一半”。

父母们顶着大雨“睡”在校门口三天两夜,只为适龄“星儿”有入读公办学校的希望!昨日,羊城晚报这一报道引起了坊间极大关注。

自闭症儿童公办学位一位难求,教育问题如何解决?广州将如何提升自闭症儿童受教育水平?昨天,广州市教育局答复羊城晚报记者:已将广州职业技术学院北校区校址划拨给康纳学校,作为康纳学校永久校址。届时康纳学校将增设职业高中,提供职业教育和就业指导,在校生数将达到300人。

据康纳学校统计,经过学前的行为干预,该校每年都有30%的幼儿可以重返主流幼儿园。樊越波也表示,“比较理想的状态是,尽量让这些中轻度的患儿重返主流学校。”

不过,有家长提出担忧,如果让自闭症儿童重返主流学校,如果孩子出现暴怒打人的情况该怎么办?此举是否考虑到普通学生和家长的感受?

昨日上午8时30分,在白云区龙兴中路2-2号的广州市康纳学校门口,为了给家中“星儿”争取入读小学资格而守候多日的家长们迎来了曙光,正式报名终于开始了。

对此,樊越波表示,症状较轻的孩子经过学前行为干预回到主流学校后,只是一个开始,能否融合得好取决于三方面的条件:其一是孩子所在幼儿园教师、同学以及同学家长整体环境对自闭症的认识和接纳程度,以及教师掌握的教学技能;其二是家长对学校教学方案的配合;其三是特殊教育学校或机构提供的专业指导,三者缺一不可。

●截至2013年年底,广州20多家康复机构服务的自闭症儿童不超过2000人

为何宁愿守候三昼夜,也不愿去聋哑学校等公办特殊学校,或者普通公办学校随班就读呢?“确实有其他的公办学校可以报名,但是他们收的学生比较杂,各类特殊儿童都收,这里专门招收自闭症的孩子更加专业,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接受更加科学的康复训练。”“星妈”李女士说。

康纳学校是目前广州唯一一所专门招收自闭症儿童的公办学校。目前,广州市康纳学校在校生数为170人,加上今秋预计招收的16人,接近190人。

上午9时左右,康纳学校派出的报名资格顺序号已有26个。据该校老师介绍,报名时间截止至5月6日,有需要的家长们都可以在此时间内前来报名,预计6月份公布录取结果。

其实,目前也有不少针对自闭症儿童开设的民办机构,但家长还是信不过。家住黄埔区萝岗街道的“星妈”刘女士说,孩子刚满6岁,此前就是在民办机构接受康复训练,每年要交的学费、康复训练费就要12万元。

然而,对于数万自闭症儿童而言,公办教育资源依然稀缺。自闭症儿童接受教育路在何方?

“民办机构的收费是按照老师或项目收费的,比如一个帮助开发语言能力的老师收费是4000元,再加一个行为能力辅导的老师,又是4000元,再加上一些其他的项目,每个月平均下来要1万元。”刘女士表示,由于“星儿”时时需要家长的陪护,她不得已成了全职妈妈,家里的经济重担都由老公一人承担。“这里是义务教育学校,学费不收,康复训练费也有政府补贴,收费比较低”。

●14岁以下的孤独症儿童数量更多,有公开报道的数据显示在10万到15万之间

近日,广州市教育局公布了包括孤独症儿童融合教育、职业潜能开发项目等“星计划”,将提供自闭症孩子在普通学校中能平等地和正常孩子一起接受教育的融合支持,今年广州市会在普通学校原有68个特教支援室的基础上再扩建24个,计划年底完成。

广州市教育局昨日答复羊城晚报记者:除了康纳学校,广州市各特殊教育学校也积极招收孤独症儿童入学,如越秀区启智学校招收的自闭症儿童占全校的37%。从学制来说,广州市从学前教育、九年义务教育到高中教育都为自闭症学生提供了相应的教育服务。

●2011年康纳学校与中山大学在广州市开展的孤独症(自闭症)儿童患病调查显示,广州市每133个学龄前儿童中就有1个孤独症患儿,以此推算广州市孤独症学龄儿童有近2万之多

但是,通过对重返主流幼儿园孩子的情况进行跟踪发现,“融入过程中,100%存在各种方面的问题。所以说,我们的‘星计划’只是开了一个头,未来孩子的路还很长,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各方努力去克服解决。”樊越波说。

“我们要做的,除了是为一些自闭症孩子提供教育和康复训练,更多的精力将投放在建设融合教育指导中心,为普通幼儿园和学校的自闭症儿童提供专业支持。比如对于实施融合计划的学校,我们可以通过培训学校老师或者派驻专业团队等方式,为学校提供专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