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三个月前就开始缺水

2020-06-20 15:19

由于连续多年的干旱,在这个季节全村人都不种地,村庄里的大部分年轻人都已经外出务工。“等雨季才种点玉米,连土豆、小麦都种不了。”想到不知还要旱多久,李福喜也在考虑着是否像村里的年轻人一样外出打工。“我和老伴年纪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出去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李福喜担心地说。

近日,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截至目前,西山区农业受灾总面积8585亩,其中粮食作物2060亩,经济作物6525亩,直接经济损失278万余元。

西山区水利局防洪办公室副主任朵虎介绍,连续四年的旱情,西山区在抗旱保供水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他说,今年的旱情较往年有所增加和扩大,在干旱面前西山区相关部门针对今年的旱情采取了三大类的措施:第一类是工程类的措施,主要是新修人饮工程,还有五小水利工程,来解决抗旱问题;第二类是措施类措施,主要是通过拉水、送水、提水、调水,来解决出现人饮困难的人民群众的饮水问题;第三类是政策类的措施,主要是加大宣传力度,宣传节约用水,保护水资源等方面的工作。

刘先生说,与往年的花卉苗木销售相比,今年至少下降三分之二。对于部分苗圃户来说,因为销售困难,已无力支付租地费、工人工资、电费等,倒闭已成定局。

本文来源:都市时报云南网责任编辑:nn130

“往年雨水落地后,许多农户都会来购买苗木种植在房前屋后或者荒山上,今年不下雨,吃水都困难,谁还会种树。” 团结乡一家苗圃的负责人刘先生介绍,他来团结乡投资种植苗木已有近一年的时间,在今年干旱来临之前,销量一直不错。但干旱来临之后,苗圃的经营却每况愈下。“树苗每天都要浇两次水,今年的干旱对苗圃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年初栽种的香樟、山楂、清香木等苗木现在都干死了许多。到目前为止,整个苗圃因旱致死的苗木价值在4万元左右。” 刘先生介绍,因为干旱,苗圃的经营成本也增加了不少。

在团结乡六岔路村民小组,43岁的李福喜一个人闷闷地坐在院子里抽烟。“从去年10月份以后,我们这就再也没下过一场大雨,看样子,今年的小麦是肯定要绝收了。”李福喜说,自己家有2.8亩田地,还养了两头牛、4头猪。由于附近的坝塘都已干涸,已经没有多少水能够用来灌溉田地,连放牲畜都要去到3、4公里以外的地方才有草吃。

他家院子的一侧,放着一大、一小两个盆和一个小铁桶。铁桶里有两三公斤水,浑浊不清;两个盆里有少半盆浑浊的水,水面上还有少量洗涤液的泡沫。李福喜说,这些都是洗过衣服后的水。因为缺水,这些水舍不得倒掉,澄清后收集起来,留给牲口用,或者用来浇菜。大约三个月前就开始缺水。村里人四处找水,村里的库塘原本蓄水不多,早已干涸,近处找不到水源,只有几个还出一点点水的“龙潭”。每隔一段时间当地政府会用专用车送来水存放在村子中的一个公共水窖里,再由村民挑水回家。

(责任编辑:西西)

“麦子没出芽就旱死了”。没有雨的日子一切都没有了生气,西山区团结乡43岁的村民李福喜忧虑地看着田地里枯黄的麦苗。由于附近的坝塘都已经干涸,已经没有多少水能够用来灌溉田地,连放牲畜都要去到3、4公里以外的地方才有草吃。在碧鸡街道办事处长坡社区的长坡水库水位线已经下降到与地面齐平,现在每天水位下降大概10厘米左右。村民们都很担忧,如果到了4月份还不下雨,人畜饮水都将面临很大困境。

团结乡一个坝塘已完全枯竭,坝塘底部只剩下一些泥土,稀稀拉拉地长出了一些小草。“从去年11月份开始,这个坝塘就再也没蓄过水。”团结乡水利站站长张绍荣介绍,该坝塘修建于上世纪50年代,去年大旱来袭时,当地进行了加固重修。“天不下雨,这些水利设施也难以发挥作用。”张绍荣表示,团结乡共有72个坝塘,目前绝大部分水量已下降一半,有7个大坝塘完全干涸,“目前仅能首先保证人畜饮水,如果到了4月份还不下雨,人畜饮水都将面临很大困境”